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生活 » 正文

指望炒鞋牟利?年轻人最易上当,维权无门是常态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品创智慧建站公司     发布日期:2020-09-15  来源:中国青年报  浏览次数:24
核心提示:

“天下工艺看苏州,苏作精华在吴中”。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吴文化发祥地,民间手工艺汇聚。在全国工艺美术领域的11个大类中,吴中区拥有10个大类3000余个品种,有50多项民间工艺被列入各级各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在国内,并不多见。然而,更为罕见的是,在民间手艺式微的当下,这里的新生代手艺人却蓬勃崛起,形成一股推动民间手艺发展的“后浪”,以百花齐放的态势续写着指尖上的传奇。


将追求手艺之精作为自己生长的根


“传统技艺的核心是手艺。”说这话的是钟锦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紫檀雕刻传承人。他让名牌大学毕业的儿子回到家乡学习紫檀雕刻。十几年过去了,对于已经可独立创作的儿子,他依然只给了20分,因为儿子与“做到极致”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


追求极致的并非只有钟锦德。在吴中传统手艺界,这是共识。


到达蔡霞明工作室时,已是掌灯时分。尽管展示区的灯光并不专业,但一幅幅缂丝作品仍以挡不住的魅力直击心灵。


缂丝,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是中国独有的一门绝技,曾一度处于濒临失传状态,至今高水平的传承者凤毛麟角。由于丝织、染色等技术的局限,在传统缂丝作品中,不少无法用缂丝技艺完成的细节是由书画、刺绣等来弥补的。但蔡霞明是个追求完美的女子。她借鉴刺绣中的拼色技艺,根据画面色彩的需要,在不同的层次分别加入不同的颜色,而先后顺序的变化就呈现出完全不同的色彩。说起来很简单,做起来却极为繁复,有一点失误都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但蔡霞明做到了。墙上一幅名为《吉祥》的作品,就是这种极致的表达。画面中,水月观音面容安然端庄,透过其身上的那层白纱,能够清晰地看到璎珞及衣裙的色泽和花纹;而净水瓶下的透明底座,亦是这种透视感的表现。


从最初的抗拒到如今的视为生命,蔡霞明20多年的缂丝历程化成了一句话:“祖先们在那么简单的木架上创造出如此精美的作品,这个手艺不能在自己手里断掉,我要做到最好,要把自己最好的作品留下来。”


追求极致,对于蔡金兴、蔡春生父子,不仅是对苏作砚雕技艺的传承与发展,而且是对制砚工艺中文化内涵的追寻。在他们眼中,砚台其实是中国传统审美与意蕴的表达。他们不仅收藏、研究、摹制历代古砚,而且不断创新。如蔡春生所说:“只有完全理解的传承才是活的,之后才能创新,这才是活学活用。”正是在彻底吃透、读懂传统技艺的基础上,他们用刻刀赋予了冰冷的砚石以灵动的生命。他们的竹系列作品,几可乱真,不是用手触摸简直不敢相信是用石头雕成的。


还有陆小琴、林金妹、任敏华、张文君、谢惠强、盛春、夏栋……这些70后、甚至80后的手艺人,无不将追求手艺之精作为自己生长的根。在吴中,记者见到了宋水官、周建明、马惠娟等老一代民间艺术大师的执着,更感受到了新生代手艺人的坚守与担当。


以更亲民的方式让传统手工艺“活出彩”


传统手工艺,原本来自生活,如今却因其手工制作的特性,而逐渐淡出百姓日常。如何让这些文化遗产“活下来”、甚至“活出彩”?让非遗重新走进生活,是吴中新生代手艺人不约而同的选择。


府向红,出身世家,当今苏绣中的佼佼者。她说:“刺绣不仅是可供欣赏的艺术品,而且是实用的生活品,没有实用性,再好的苏绣也不过是摆设。”这种与时俱进的“生活绣”理念,为她开辟出了一片崭新的天地。2014年11月,府向红承担了APEC会议的新中装刺绣项目,也因此为更多的人知晓。其精心制作的婚庆礼服成为市场上的紧俏品,客户为得到一套这样的婚服往往要等很长时间。但府向红并未满足于这种订单销售。她不断拓宽“生活绣”的创作道路,别出心裁地将苏绣运用到家具、软装、箱包、首饰、手帐等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她的工作室,记者不仅看到了婚庆礼服、被面、服饰等常见的生活用品,而且还见到了含有刺绣元素的戒指、发簪等。她说当下国风流行,除了复古服装热销,这种相应风格的饰品也深受市场欢迎。


在没有看到实物之前,记者始终对“化玉为铜”怀有疑虑,待走进马洪伟的工作室,不由慨叹这位玉雕者的匠心独运。他巧妙地利用与青铜颜色相似的青玉,摹刻出历史上的各种青铜器。这种将古老的玉文化与青铜文化相结合的方式,是文化传承的创新,并且在东南亚和欧洲颇受青睐。作品曾在大英博物馆展出并被收藏。从16岁进入玉雕行业,40多岁的马洪伟以自己的勤奋和聪慧收获了诸多荣誉,而他独树一帜的“化铜为玉”工艺,成为国内玉雕工艺文化领域推陈出新的成功典范。记者离开工作室前,马洪伟拿出一只以青铜觯为原型制作的茶杯半成品,说自己正在设计一种玉石茶杯,以使玉文化以更亲民的方式走进百姓生活。


传统手艺回归生活,最典型的莫过于吴罗织造技艺的恢复与发展了。吴罗织造,被称为缂丝的姐妹花艺术。绫罗绸缎中的“罗”,指的就是吴罗。罗是一种带有孔眼结构的面料,具有超强的透气性,是理想的夏季衣料。但因它的织造技艺极为繁复,一经面世就成了皇家贵族的专属品。后来,受工业文明的影响,加之罗特定的消费群体的消亡,吴罗织造技艺也随之慢慢落寞,只在民间尚保留着部分残缺的记忆。李海龙就是持有这种记忆的人。经过潜心研究,目前他已掌握了58种吴罗结构。织出来的面料制成服装后,也颇受好评。但高昂的成本,让吴罗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还是望尘莫及。


李海龙表示,服装面料就是要给人们做衣服的,如何降低成本,把面料价格降下来是当务之急。儿子李君介绍,原来纯手工织造的面料,一台织机两个人每天只能生产10~30厘米,因而每米价格要几千元。他们的目标是通过技术创新研发,将价格降到几百元,与普通真丝接近。父子俩在织造机械化上猛下功夫。如今他们发明的第四代织机已达到半自动化,一个人可以操作两台机器,每天生产6~8米。可以期待“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不是神话。


与文联携手共创良好氛围


吴中区民间手工艺新生代崛起,并担起传承发展的时代重任,这种“后浪”现象的出现,与吴中区文联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吴中区最为著名的民间工艺有木雕、玉雕、石雕、核雕、刺绣、缂丝、造船、书画、装裱以及红木家具、香山帮建筑营造等;我们有3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16位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江苏省美术名人和苏州市工艺美术大师60位……”作为吴中区“文艺家之家”的家长,文联主席查伟峰说起区内的民间手工艺,如数家珍。


记者了解到,这支队伍中中青年艺术家占到了三分之一以上,“后浪”日益成为吴中民间工艺的生力军。这也是查伟峰颇为自豪的一点。


在采访中,记者频频听到“后浪”对吴中文联的大力支持表达感谢。据他们说,以查伟峰为代表的文联人,经常利用休息日到家中走访,了解他们的创作、生产情况,设身处地为他们支招,克服实际困难。李海龙父子就对记者说了好几次,吴罗的恢复与发展,文联的帮助功不可没。


“我们所做的一切工作,就是服务——为手艺人创业创新、为中青年艺术人才脱颖而出营造一个最佳环境,包括出台政策扶持等激励机制。”查伟峰介绍说,在区委区政府的关心支持下,仅2018年全区用于文化艺术的扶持资金就近700万元,其中努力向中青年倾斜,努力为“后浪”的创新发展添油助力。吴中对民间工艺以及中青年艺人的高度重视,让“后浪”如虎添翼。资料显示,民间工艺产品在全区文化产业增加值的占比超过一半。


对于吴中区的“后浪”现象,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侯仰军说:“吴中的经验,或可为全国各地的民间工艺高质量、可持续发展提供重要的启发和样板。”


讲述工艺大师的成长故事,探寻匠心匠魂的“百匠赋能计划”正在吴中启动。


 
 
 

 
按分类浏览
福建(877) 福州(1638) 厦门(1213) 泉州(455)
国内(1172) 国际(617) 财经(303) 房产(682)
科技(263) 军事(91) 娱乐(358) 体育(156)
汽车(341) 生活(310) 农业(143) 健康(220)
时尚(59) 家居(57) 旅游(131) 女人(45)
美食(63) 消费(97) 社会(47) 文化(139)
教育(180) 公益(76)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
 
亚虎游戏官网下载龙8娱乐手机客户端首页beplayer体育官网下载